讲述东大-人物

严师慈“傅”——工商办理学院教授樊治平_ܴ

编纂: 李家祥 更新日期: 2023-09-07

“得下工夫啊,得花精力啊,上网上搜、找同学问。玩命!拼命!听懂没?”五年前的学业生涯指导课上,信息办理与信息系统1201班的新生做梦也没有想到,班导师初次见面就给他们当头棒喝,让他们迄今记忆犹新。

“很严,要求挺高的,想得到他的表彰太难了。” “非常严,上了大学还得上晚自习,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。”“太严了,就像高中班主任一样。”……虽然已经毕业,但每每念及本身的班导师,他们依然是感慨良多。

但他们所谓的“严”在硕士生和博士生眼里已经是相当“温柔”了。“硕士的时候他就要求‘讲的东西小学五年级都能听懂’,不认真准备就会在研讨会上被他‘挂在’台上。读博了就更不敢懈怠了,每个标点、公式、符号都要准确无误,谁要是敢偷懒那就等着吧……”博士生曹兵兵说。

草生木长,秋冬变换,四年的时间,新生变成毕业生,但这位班导师的严格却从未变过,从大一、大二时的自习、考级到大三、大四时的生涯规划、考研就业,没人知道令他“满意”的标准在哪里,只能不竭地提高、提高、再提高。现如今,班里的29名学生,有16人升学深造,其余的则进入华为、国家电网等知名企业。

这位对学生“永不满意”的班导师,就是樊治平教授,面对新生入学后迷茫、懒散的状况,他全然不顾自身繁重的科研、教学、办理工作的压力,主动请缨承担了班导师这项工作。作为国家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、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、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、东北大学工商办理学院副院长……樊治平教授对班导师这个身份有着本身的见解和认识:“现在的学生大多是独生子女,相对来讲他们学习的自主性差一些,别的也存在着比力自我、缺乏合作精神等问题,所以从他们在校读书期间和步入社会的各个方面考虑,就需要有经验的老师来对他们进行引导。”

虽然从来没有温情脉脉的话语,但学生的点滴冷暖他都记在心头,他常常要求本身的学生“尽可能在别人困难的时候帮别人做点什么”。在他心中,一位老师的使命,不该仅仅是课堂上的两个小时,而是要不时处处对学生用真心、动真情。

“2015年9月,我父亲罹患了恶性肿瘤,樊老师每天都会打电话,向我询问我父亲的病情,每一天都会安排我们团队的一个师兄弟陪我来病院守护过夜……”业已毕业的博士生高广鑫在接受电话采访的时候依旧难以释怀。

“我这不第二年才考上研究生嘛,想早点过来适应一下研究生生活,就租了个房子,樊老师知道后,特意为我申请了助研津贴。”学生黄淳用在出租屋里接受采访的时候说。

樊治平教授深深地明白:教育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,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;教育也从来不是一代人的事情,正所谓“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”。因此,他非常注重对青年教师的培养,从论文的选题到项目的申报,他都不遗余力地提供帮手,还积极为青年教师搭建国际交流与合作的平台。“‘打铁还需自身硬’,老师在人才培养的过程中必需要有过硬的功夫,要在教学和科研上做到最好。”他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20年时间里,樊治平教授作为负责人拿下7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,平均不到3年就有一项,其中还有“特优”项目一项,要知道,“特优”等级的数量非常少,只能占项目总数的5%摆布。

岁月饮春秋,冰心鉴天地。躬耕三十载,桃李三千圃。治学从严,恪守为学之道;点滴化润,不忘育人初心。他,就是樊门子弟共同的严师慈“傅”。

要闻保举
通知公告
媒体东大
东大要闻
学术科研
人才培养